[ To be or not to be ]

Posted by

從前看李欣頻的《十四堂人生創意課》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地把第一課忽略,因為逃亡啊孤島求生啊什麽的,實在是引不起我的興趣。提到這種詞,腦子里就會冒出渾身長毛的魯濱遜吃野菜的樣子,頭皮一陣發麻。假期又買了一本送給弟弟,要他即刻看完,看完之後他跟我說,想要看《大逃殺》。這是李欣頻在第一堂課里推薦的電影。

星空

 

燦爛

我昨天看完電影更新微博的時候,景非留言說:“哇,承受力提高了喲。”她知道我口味極清淡,電影里見不得一點血,像這樣一部……額……充滿各種血腥的自相殘殺的片子,根本就是在我極限之外絕對不會納入考慮範疇的。所以其實真相是,我旁邊坐著兩個男孩子,倉祁和他同學,一旦預感到又要死人,就立刻閉眼捂耳朵,看他們兩個臉上的表情來推斷劇情進度(其實這兩個人一直面帶微笑來著……=
=)後來死了一半的時候,我看不下去了,就去廚房削土豆皮切土豆絲,弟弟負責給我播報最新進展。

永恆

 

擁抱

“又死了兩個,還剩18個。”“又死了一個。”“哇,連續死了5個。”“終於有個算是恐怖點的鏡頭了,又死了一個。”……回想起來,我居然沒有切到手,真是奇跡!“光子被黃毛幹掉了。”“還剩七個了,那三個人,加上要破機關的那三個還有黃毛。”“哦,黃毛幹掉了那三個,只剩四個了。”“姐姐黃毛死了。”……然後我就扔下沒切完的土豆出來繼續看了。所以實際上,整個電影我看了前面一小半,以及狗血溫情大結局,中間部份全部依仗倉祁的描述。

      終於陷入沒日沒夜画圖的日子。頭腦放空衹靠右手掌控的鼠標帶著視線在小小的屏幕上遊離蕩去,直到脖子猶如落枕般疼痛。
      氣溫也終於要降下來,我最喜歡又最討厭的寒冷季節。
      連人心惶惶戲言的2012也差不多到了。
      我還是什麽任務都沒有完成。我有什麼樣的夢想,未來想要怎麼樣,偶然也會想起,但已成過去的未來,還是未來嗎?
     我是個容易神經緊張的人。有種躁動,隱隱活躍。
      喜歡什麼樣的人,有過什麼樣的感動,做過什麽程度的努力,得到什麼樣的結局……可以控製的和不可以控製的。(?終)

 


後來看各種關於這個電影的短評,有兩句話印象深刻。①最有戰鬥力的和最無攻擊性的活到了最後。②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斃。

      (1210續)踏入第八個星期,無時無刻想著停止。不過自己的選擇就要自己背負下來。好想靜悄悄地完成,像修個stayreal「他二」一樣。
      聽說今天有月全食看,星空燦爛。跟日全食的時候一樣,沒有看。或許夠長命的話就能等到下一次的出現吧。

 

      上週末看了「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按照刀大的慣例是很惡搞。非常誇張但又無比寫實的青春。雖然我不大明白青春爲什麽總要和打飛機把妹鏈接起來。青春裡頭,我們總是有太多的憂愁,強烈的虛弱,徹底的懦弱,質疑的相信,窒息的空氣,冷落的孤單,初生的情愫……這些有的沒的,我們也各有其法地去抗衡。最淡的,對那些不安不定不滿不足,誰沒有溫柔地說過「幹!」呢。
      「那些年」,的確是一部從頭到尾都可以讓人笑著噴灑熱淚的電影。裡頭我最喜歡三個場景。一場是沈佳宜跟柯景騰在雨中吵架;另一場是柯景騰擁吻新郎。柯景騰的確是個笨蛋,因為他「什麽都不懂」,才使得兩人的戀愛有著那麼多的遺憾,終究牽不到手的兩人。最後柯景騰衹能用儘對沈佳宜的所有的思念深情地擁吻新郎,來結束自己幼稚的青春。雖然相愛的兩個人無法牽手,但這也是柯景騰和沈佳宜兩個最好的結局。
      You are the apple of my
eye.最珍貴的,不是美好的回憶,是和自己創造一段段回憶的那個人。最後一個場景,是柯景騰要辦那個格鬥大賽時候跟宿友說的一句話,「我們來戰鬥吧!」。雖然那個時候柯景騰也許還不知道自己必輸的結局而且還會輸這麼慘。真的很慘,不但一個本以為是學校裡頭的娘泡都贏不了還掛滿彩。這些也許柯景騰根本都不在乎,他輸最大的是,他失去了沈佳宜。都但即使如此,像他說的一樣,人生就是不斷地戰鬥,也的確需要戰鬥。
      我的那些年,當然沒有跟誰一起追女孩,但也沒追男孩。現在想想真是浪費了那些年,青春時,就該不求意義地去戰鬥。因為青春過後,可以不求意義,不求結果地去拼搏戰鬥的事,我們大都不做了。畢竟,「有些事現在不作,以後都不會做了。」
澳门新匍京app下载,      從「後青春期的詩」認識刀大,幾乎他的每部作品都讓人笑到不行。最獨特的寫風,不嬌柔造作,每次看都會有新的爆笑點也有新的思考點。
      有一個人,我知道起碼現在為止,我對這個人的心理潔癖不會消除,同時我也知道我不希望完全失去這個人的消息。曾經的我們,很瘋很傻。那個時候的我也相信友誼第一。我們約定過,到以後要帶各自的小孩出來玩,要什麽樣怎麼樣……這個人跟現任在一起後好長的一段時間,我都覺得他們是會結婚的,我還質疑過那個時候我要怎樣衷心去祝福兩人,怎樣和她的那堆姐妹淘一起做她的姐妹,親自送她去人生的進階……我現在也相信他們是會結婚的,衹是現在我不可能參與了。雖然說有點長久,但是無論以什麽身份,什麽立場,怎樣去,我都覺得太尷尬。這種結局是我自找的我知道,可到某些時候我就是受不了被人笑著扔一旁,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樂於分享的爛好人。我不過不想再承受罷了。青春就是有遺憾有矛盾,也有很多不值跟幼稚。可是,沒有那些帶來遺憾、矛盾、不值的人,我用什麽回憶我的青春,我的幼稚呢。
      晚安。那些年,我們幼稚過的自以為是。

關於【最有戰鬥力和最無攻擊性的活到了最後】這一點我不贊同,因為比七原典子更沒有戰鬥力的還有很多,譬如跳河的小櫻,她完全不想殺人,完全不想加入遊戲,所以算是死得最乾淨。男女主角只是運氣好,遇上了留級的川田,被一直保護著,所以未免有點太強調運氣成份。至於【我只是不想坐以待斃】這句,是光子說的,被很多人在短評時引用,還有許多由此引發的感慨,諸如“人性的複雜”“做合格的成年人”“優勝劣汰的生存法則”。當遊戲規則只有一個人能夠活著離開的時候,人們開始自相殘殺。但是我不明白,爲什麽?爲什麽一定要活下去?雙手沾滿了鮮血的人即使活著又有什麽樂趣?但是在生存和死亡之間,大多數人傾向於前者,甚至沒有考慮爲什麽就堅定地選擇了前者。然後平日友愛的同學瞬間變成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死亡線上徘徊的時候,一路相互扶持的戀人都可以互相背叛。我想這也是爲什麽會有盧旺達大屠殺;會有納粹滅絕人性的瘋狂舉動;會有文革時期親友之間的互相舉報和折磨,因為【我要活下去】,沒有理由的就是要活下去。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